佛藏 - 第16
交流激盪,集思廣益 閉幕致詞



【開、閉幕致詞】
開幕致詞
※ 作者: 惠空法師…… - 

 

  1999年兩岸第二屆禪學研討會開幕典禮,由主席上惠下空法師主持,典禮一開始,全體合掌恭唱三寶歌,次向佛陀聖像行三問訊禮,並為哀悼9.21.集集大地震受難同胞,默頌心經一遍,迴向功德。隨即由主席及貴賓致詞:

    主席致詞(惠空法師):

  釋迦牟尼佛,以無分別智證真如,以大悲心宣說教法,目的是引導我們由教聞薰修行,所以禪教的結合,是整個佛教命脈生存的關鍵,故世親菩薩在《俱舍論》講到:「教證二法住世是名為正法住世」。今天大會主題「念佛與禪」,主要是因為念佛在這個時代堙A有三點重要性:第一、念佛在諸宗的共通性,第二、念佛往生的普遍性,第三、自力與他力融通的現代性。所以,此次第二屆兩岸禪學會議,我們把主題定為念佛與禪,理由在此。

  至於兩岸佛教,可以說一脈相承,雖在近代分別受過嚴重創傷──台灣是皇民化政策,大陸是文化大革命,可是我相信,我們兩岸的交流,對於整個中國佛教的復興具有劃時代的重要性。面對廿一世紀,我們希望兩岸互相交流,把佛教推向世界思想的主流。當然我們的力量很微薄,可是我相信這是我們大家共同的願望。

  今天很高興各位佳賓的到來,再一次感謝大陸代表團聖輝團長、副團長學誠法師,率團來交流。這兩天的大會,主辦單位可能有很多地方考慮不週,請大家多多包涵,另外也請大家踴躍發言,把大家對於這個主題的看法、想法都提供出來互相切磋。最後祝福與會所有來賓都能夠健康、吉祥、一切自在。

    聖輝法師致詞:

  「法不孤起,待緣而生」。首先,感謝慈光禪修研究所、中華禪淨協會以「念佛與禪」為主題,精心籌劃、安排了兩岸第二屆禪修研討會。由於主辦者的功德,使我們兩岸的法師、學者、居士有這麼殊勝的因緣,共同坐在一起研討淨土宗和禪宗殊途同歸、圓融無礙的奧妙。

  大家都知道,中國佛教是非凡的,所以說非凡,主要是中國的佛教是建立在大乘思想基礎上,而大乘思想,又體現在八大宗派上,但真正在中國普及的只有禪宗、淨土宗。淨土宗主要靠念佛、持名、信願行,來達到離苦得樂、解脫、花開見佛的目的,所以,成為易行道。禪宗講究明心見性、究竟解脫,達到見性成佛的目的,所以成為難行道。難行道主要靠自力,易行道主要靠他力,儘管這是兩條不同道路,但殊途同歸,圓融無礙,廣度眾生的作用,令眾生解脫的作用,是無二致的。

  今天我們是要借助「念佛與禪」的主題,探討這兩條道路為什麼能夠殊途同歸、圓融無礙,使大家能夠明瞭禪淨雙修的殊勝利益,帶來世界的和平,達到國泰民安,淨化社會的理想,成為我們最好的精神食糧,增加大家學佛的信心,開敞學佛更寬闊的道路。所以我以至誠的心情,祈禱慈悲的佛陀,加被我們這一屆兩岸禪學研討會圓滿成功!祝在座的各位,身心康泰、如意吉祥、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學誠法師致詞:

  承三寶慈光普照、禪淨協會惠空法師的積極籌辦,海峽兩岸佛教「念佛與禪」禪學研討會,在大家的共同參與下,莊嚴得揭開了序幕。

  我認為這次能夠舉辦這樣有意義的學術研討會,有三個特點:第一、大家的發心好。我們這次有大陸來的學術界的學者、教授,以及大陸各佛學院法師的代表,再加上台灣佛教界的菁英,所以可以說非常具有典型與代表性,在這樣的殊勝因緣之下,促成了這場學術會議的召開。第二、題目出得好。千百年來,淨土法門與參禪,普遍為廣大佛弟子所遵循,而隨著時空的流變及現代化的嚴峻挑戰,目前海峽兩岸的佛教界,存在著許許多多新的問題。要解決這些問題,必須在修證路上找尋出一個正確方向,欲在修證路上找到一個明確方向,則須對禪與淨土這樣一個大家普遍關心的問題進行探討。所以,以訂題目而言,惠空法師非常有遠見,抓住問題的要點。第三、產生的影響好。這次研討會為佛教界與學術界共同舉辦。傳統佛教徒,對佛經的理解都是從義理方面進行詮釋,而這場研討會讓我們佛教徒,能夠有機會來領受、參與學術會議,使我們更能釐清佛法的觀念;其次學術界的專家、學者,他們一般都是從學術的角度對佛法進行解釋和研究,在這樣的良好機會之下,讓他們也能夠聽到我們佛教法師、居士們對佛法的表達方式和修行境界。

  在佛教界和學術界共同發心進行切磋、研究與互相體諒之下,我們這次的研討會必定會得到一個比較滿意的成果。在此預祝本次學術研討會圓滿成功。

    宏印法師致詞:

  去年惠空法師主辦第一屆兩岸禪學研討會,今年又持續的關注、投入推動兩岸佛教的交流,這一點贏得我高度的認同,促成我來參加這次的會議。我自己也到過大陸幾次,大陸近幾年來,傑出的、優秀的法師越來越多,傑出的學者、教授也越來越多,我們非常安慰,非常歡喜的看到大陸佛教持續在恢復中。

  今天大會的主題是「念佛與禪」。中國佛教淵深廣博,隋唐就號稱大乘有八宗了;最近中國佛教剛好跨過2000年,我們兩岸的佛教徒,一定都關心中國佛教的復興,這不只是為了兩岸佛教的復興而已,還為了東方文化的復興。東方的宗教,未來要在全人類、這個地球村堶捲ㄔ肣咫j影響──東方的哲學思想,一定要影響西方。五、六年來,我陸陸續續到歐美作了一些巡迴演講後,深刻有感,東方的佛教應該復興,並貢獻全人類。近代佛教高僧太虛大師,他的眼光、他的胸襟、及他所注意到中國佛教復興的格局與前瞻性,對我們現在的兩岸佛教徒,應該還是貢獻良多。

  台灣佛教的根,其實是從大陸來的,所以大家要充分交流、充分合作,而我也願意盡一點棉薄之力,在各位先進的後面來多多學習。這次承蒙惠空法師的邀請,讓我有這個機會參與這個盛會,十分的高興,謝謝大家。

    大航法師致詞:

  去年的研討會我已參加過了,最近雖然忙些,不過我仍然很願意撥出時間來參與,因為我覺得促成這樣一個活動相當有意義。我最近比較積極在推廣中國佛教。其實就我個人來講,並沒有一定要偏袒那一個佛教,如我以前寫下的一句話:「善護一切眾生,胸懷全體佛教」,我樂於推廣所有佛教,包括南傳、藏傳、北傳、乃至漢傳。可是最近佛教界中,有一種似是而非的概念在醞釀,就是認為中國佛教,這不是很踏實,流於形式主義。經懺、祈福,並不符合根本佛教,我覺得這樣的說法有點偏頗。不管那一系佛教,流入任何地方,都會受到當地時空、文化、民族性等方面的影響,即使是南傳佛教,其實也已經產生了變化。佛教從印度傳到中國,長期以來蘊育了豐富、廣大的智慧,中國佛教淪落至現今景況,是因為我們後代,沒有辦法好好的將它發揮出來。其實它具有中國文化的特色,正因為如此,它也適合這一個族群的思維方式。我們應學習接受不同的佛教形態,如果,一定要以印度佛教為標準去衡量每一個地區佛教的特色,往往會忽略了這一地方所具有特殊的民族性、區域性及文化特性,若硬要抹滅了這些佛教的善巧,則當地族群接受佛教的機會便減少了。所以基於對治悉檀、各各為人悉檀的想法,我覺得在這個時代,尤其是中國佛教蘊育了廣大的智慧,必要有人再把它提昇出來。假如未來中國佛教興盛了,而南傳佛教有一點衰退了,那我想我應該再轉過來復興南傳佛教,乃至藏傳佛教。每一個佛教的興起,都應對了某一類適合它的人、都有其善巧,即使它已經有一些變化了,但我想這是佛法流傳世間,應於法印的特質──它必然是「無常」、「無我」,會改變的。總而言之,我們不能因為它某方面的特殊性,而否定它的善巧。只要它能讓某一個廣大族群有接受佛法的機會,這點就不能把它否定掉。

  至於學術如何跟修行融通的問題,其實生得慧,而後有加行慧,加行慧就是聞慧、思慧。沒有起碼的世俗智慧,又當如何起聞思慧呢?因此世間的生得慧、世俗智慧這一方面的養成,還是必要的。我個人認為,長期下來,中國過去有不立文字,乃至忽略文字教的傾向,對於多聞的精神,並沒有彰顯出來,導致現在,如果有人稍微比較投入學術研究,就被認為不大恰當。假如我們認為修行就是一味的投入,而且很主觀,這樣到最後,做為佛教起碼該共同依循的標準慢慢就模糊掉了。所以,當大家一直忽略文字教的時候,混淆的、相似的佛法也產生出來了。我們當然不是皈依整個學術研究,就如我們知道因明不能成為解脫的依循,可是因明確實在我們入道之前,有助於對法的了解。同樣的,學術在於了解佛法,它是一種善巧,所以我們這次除了佛教的法師之外,還有很多學者,我覺得他們的論文也都頗有見地。我覺得人的生命有限,透過大家共同針對某些議題討論,正好彰顯一些不同的角度。我們不必要求在這樣的討論中意圖得到解脫答案。不同的會議,情況不同,都有它想要發揮的功能,在這個場合堙A來自各地的學者、法師,都學有專長,可提供我們不同的思考方向,我們慢慢去消化、去蘊釀、去發揮新思維出來,我想研討會的意義就在這堙C至於說,要靠這個來修行,得到解脫,我想大家也清楚,靠這樣的討論,要得到證果,是不可能的,不過它是一個作為入道很好的基礎。

  我樂見於這樣的會議不斷進行,當然這中間有一些值得我們再提昇、再改進的地方,希望大家共同努力,使這樣的一個會議,在未來能更加成熟,也更能發揮它的效果!

    方立天教授致詞:

  我們應惠空法師的邀請,來參加這次兩岸「念佛與禪」研討會,我想這個議題很重要。從中國佛教歷史來看,中國佛教創造了禪宗和淨土宗,這是中國人民對佛教的選擇,也是經過歷史實際檢驗,為廣大信徒所認同的修持方式。在即將轉入廿一世紀的時候,我們來探討這個問題,有很大的意義。另外,把思路再推廣一點,是不是可以這麼說,中國佛教向世界各地傳播時,似乎也是這兩個宗派佔有最重要地位。譬如日本的淨土宗非常興盛;近幾十年來,禪宗也在歐美傳播,都說明了雖然時代發生變化,但這兩個宗派基本的義理在經過一定創造性的轉化後,也可為世界人民所接受。從這些印象來說,我們研討會探討禪宗跟淨土宗、念佛跟禪修等自力與他力的關係,都具有很重要的理論意義跟實際意義。

  另外,我特別想提出一點,就是惠空法師致力於兩岸的佛教交流,這是非常有遠見的。剛才大航法師、宏印法師都說了,台灣佛教的根,就在大陸。大陸現在的佛教,如果不是黃金時代,起碼也是白銀時代,情況是比較好了。在台灣,佛教由大陸流傳到這堨H後,又有很多創造,也有很不同的經驗,因此在兩岸互補下,具有很大的意義。惠空法師在實際會議召開時,也注意到佛教界跟學界的結合,我認為這也是很重要的,可以說,也具有創造性。對學者來說,除了需要對佛教義理的理解外,對佛教所講的心性、修養,還要有所體驗。這點我的老師曾說:「方立天,你是研究佛教的,你一定要到廟堨h住一住!要有體會,沒有體會,是不行的。」我每次親近法師們,都得到很大的益處,學到了很多,首要是因為他的人格高,比一般人在人格上要高尚得多。這一次大陸方面由聖輝法師率領了這個代表團,就兩岸佛教學習交流來說,這是規格最高的、也是規模最大的了。這說明了惠空法師推動兩岸交流,得到了大陸佛教界、學術界的回應。

  最後,我想講一點感想,我們這次來到台灣以後,聽到很多台灣朋友說,這次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地震,很多朋友都說,宗教,尤其是佛教,在救災方面發揮了很大作用。因為佛教不光是在物質上的救濟,而且對精神、心理上面的穩定作用,具有很重要意義。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到佛教存在的價值。在廿一世紀,科技空前的發達,物質生活水準也有很大提昇,但是人文、道德、思想方面不能同步與物質一起提昇,所以顯得差距更大。因此宗教在這方面,最能發揮它的作用,它有很大的空間。所以我衷心祝禱,透過我們這個會議,能夠推動兩岸佛教交流,使佛教事業進一步發展。

 

前一頁後一頁回本期目錄│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