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藏 - 第16

 

 

 

申論--寺院組織與內修外弘 申論--戒律實施的未來展望
【僧伽交流座談會】  
 申論--戒律實施的未來展望 濟群法師 - >

 

  臺灣之行,除了參加「念佛與禪」的學術研討會。惠空法師又在參訪各個道場時,安排了一籮筐的座談題目。「戒律實施的未來展望」這是正覺精舍座談會的主題。當時應主持人之邀,我談了幾點意見。在這基礎上,回來又做些思考,現在把它寫出來,供大家參考。

            一、端正對戒律的態度

  當前佛教界,對戒律缺乏一種正確的態度。有人認爲戒律是佛制的,只有佛陀才有資格決定它的取捨,其他人只有遵守的份,是不可以做任何增减的;有人認爲戒律早就過時,不適用了,學習它、弘揚它,沒有什麽實際意義。這兩種看法,都嚴重阻礙了戒律的繼承和發展。

  戒律是佛制的。但佛教的戒律並不是佛陀創立僧團時就制定好了,佛教僧團的早期是沒有戒律的,直到僧團成立五年之後,因爲有位比丘犯了淫戒,從此佛教僧團才有了第一條戒律。隨著僧團隊伍的龐大,僧團的成分複雜了,不如法的現象越來越多,佛教的戒律也隨著一條條的制訂出來了。每一條戒律的産生都有它特定的因緣,不是憑空制定的。

  佛經說:毗尼是因緣所顯。既然是因緣所顯,就有它的局限性。因爲任何一種因緣,都只能在一種特定的時空中存在,它包括了文化傳統、政治背景、風俗習慣、時尚愛好等種種因緣。既然如此,我們就不能機械的去繼承它。

  另外認爲戒律過時論,也是錯誤的。佛陀制戒是針對產生的煩惱習氣。人雖然有古今中外的不同,但人和人類社會存在的問題,往往有其共通性。比如任何一個社會都存在戰爭、謀殺、偷盜、搶劫、强姦、婚外戀、詐騙的現象,這些行爲會發生在許多人的身上,你能說哪個時代不曾發生過這種事?哪個國家不曾發生過這種事?回答是否定的,原因是什麽呢?因爲凡人都有貪嗔痴。只要有貪嗔痴存在的地方,就會有殺盜淫妄的出現。

  佛教的戒律分止持和作持的兩個部分。止持的內容,是以殺盜淫妄爲核心。作持的內容,除了維護僧團的和諧,一方面是爲了輔助止持,以完成防非止惡的修行;另一方面是爲了破除僧伽對於物質環境的貪著。如受持、說淨等法門的安立。凡人最大的特點是貪著,修行最大的障礙也是貪著,這個問題對於古今中外的人來說,只要是凡人,都是一樣的。你能說戒律沒有它存在的價值嗎?

  正確的對待戒律,就是一方面要認識到它的局限性,同時還要認識到它的普遍性。瞭解它的局限性,就懂得如何去繼承,而不會機械的接受、生硬的實行,導致了戒律在實踐中的艱難。瞭解它的普遍性,就不會覺得戒律是過時,不適用了。而是懂得如何根據佛陀制戒的根本精神,開遮持犯的原理,來繼承和弘揚戒律。發揮戒律在現實僧團中的作用。

            二、律學典籍的現代化

  佛法的宏揚要契理契機,佛陀說法非常重視契理契機,佛教在任何一個時代,或任何一個地區的弘揚,也都非常重視契理契機性。正因爲如此,一味平等的佛法,才能展現出千姿百態。也就是說:佛教在任何一個時代,或任何一地區的弘揚,都有它的特定方式,如西藏的密教、南傳的聲聞乘教法、中國魏晋南北朝的格義佛教、隋唐的宗派佛教、無不是契機的産物。

  今天我們要弘揚佛法,自然也應該重視契理契機,所謂戒律的契機,用現代的話來說,也就是戒律的現代化的工作。縱觀佛教在古今中外的弘揚,其契機大概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思想的契合,一是形式的契合。思想的契合,這要看某個特定時空的文化背景,風俗習慣,以及人們生命中的需要;形式的契合,一句話就是,當時人們最容易接受的方式。

  當前佛教界人們對戒律普遍存在陌生感、畏懼感,原因是什麽?原因對戒律的無知。造成無知的原因很多,其中律典難讀便是主要原因之一。戒律是僧伽的生活方式,行爲的規範。它本來應該是很簡單的、很實用的,假如生活在原始佛教的僧團,如果不想達到律師的水平,保證你不要用多長時間,就能大概瞭解戒律的生活是怎麽一回事。因爲戒律在當時是一種日常生活,它和吃喝拉撒一樣,構成僧伽生活的全部,有誰不熟悉吃飯呢?

  可是現在的情形不同了,戒律不是在生活中,而是在書本上。學習戒律沒有辦法從生活中去學,必須通過啃書本;啃通了書本,在當今的佛教界,也只能作紙上談兵。不論情況如何,學習戒律首先還是要啃書本。弘揚戒律眼前必須要做的是,律學典籍的現代化工作。其依據的標準,就是現代人最容易接受的方式。這就是對於律學典籍,要能够運用現代人整理文獻的學術規範、現代人使用的語言,對它進行全面的編輯、整理。讓大家都有能力閱讀它。

            三、傳戒必須結合學戒

  談到弘揚戒律,鼓勵佛弟子持戒,與持戒相關的是受戒。不過說到受戒、持戒,這還只是個人的行爲。想要弘揚戒律,還得從僧團的傳戒談起。傳戒是僧團中最隆重的一種羯磨形式,是出家在家七衆弟子取得資格的必要手續。如法傳戒是保證如法持戒的基礎,原因是如法傳戒,受戒者才有能力納受戒體。有了戒體才有防非止惡的功能。

  當今佛教界的傳戒,大多都不是很如法,這多多少少的影響到戒律的實行。在《律藏》中有《受戒犍度》,南山律《行事鈔》有《受戒緣集篇》,都詳細說明了受戒的條件和程式。

  其中最基本的要求,比如有戒和尚要懂得戒律、持戒清淨;羯磨如法,戒子們有强烈了渴求得戒的心理,戒子與和尚在作羯磨時,必須達到心理上的默契等。

  再看看目前的佛教界,每年有數十個地方傳戒,傳戒的和尚大多都不懂得戒律。傳戒的和尚戒體是否清淨,也只有天才知道。整個羯磨是否如法呢?外行人看去還不錯,假如按戒律的標準來衡量,恐怕會有很多問題。中國佛教自明末以來,傳戒依據的典籍是《三壇正範》。《三壇正範》是在南山律失傳的情况下編寫的,它參照了大乘佛教修行的許多儀軌的內容,又把沙彌戒、比丘戒、菩薩戒合在一起受,整個作法異常隆重,但作法者因爲對主次事先缺乏交待,一場法會下來,受戒者往往不得要領。

  受戒是比丘資格的取得,但並不是比丘身分的完成。按戒律規定,比丘受戒之後,必須要經過五年學戒,不離依止,以造就僧格的養成,這對於每一個僧伽是必須的。律中甚至規定沒有學習戒律,不可以學習經論。這是明確規定了受戒之後,必須學戒。可是,今天的教界,有些戒和尚、剃度和尚不懂得戒律,就傳戒、收徒弟了。他們那有能力教授弟子們學戒,培養他們的僧格呢?

  一般佛學院的教學,也都是以教授佛學知識爲主。佛學院開設的課程中,主要是以大乘的經論居多。什麽《金剛經》、《六祖壇經》、《維摩經》、《解深密經》、《楞嚴經》,《法華經》等,還有各大宗派的重要論典:《大乘起信論》、《唯識三十頌》、《攝大乘論》、《中論》等,戒律只占課程其中的一小部分。而這種學習也只是知識性,並非實踐性的。

  有的人受戒之後,以爲一切都完成了,他從來都不會去考慮學戒、誦戒、持戒。因爲僧團沒有這種氛圍,也很少有人勸他要這麽幹。有的人受了戒之後,想學戒,想過一種戒律的生活,但很難找到這樣的環境。如何弘揚戒律呢?我覺得應該從受戒入手,也就是作爲傳戒道場,要把傳戒與學戒結合起來。

  傳戒應該由律宗道場來承擔,戒和尚也必須是精通戒律者。傳戒道場每一次傳戒,都必須負責戒子們戒律的學習。一次傳戒參加的人數不宜太多。我看最多一百人至兩百人。傳戒結合學戒,那麽戒期恐怕要長一些,至少要兩個月至三個月。一方面合理的安排戒律課程的學習,希望在短時間之內,戒子們能對戒律有個大概的瞭解;另一方面營造一種良好的戒律生活氛圍,使戒子們在受戒期間,能真正的感受一下戒律的生活是怎麽一回事。倘能給他們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他們將來也許能認真持戒,或發心研究戒律、弘揚戒律,也未可知。

  在傳戒的同時,附帶講授戒律。戒子授戒之後,對戒律是否有印象,關鍵就要看授戒期間,給戒子們留下什麽:比如如法的持戒氛圍,和對戒律知識大概全面的瞭解等,我覺得這是振興戒律的根本。因爲學戒、持戒、弘揚戒律都在人。人有戒律意識,一切才好辦;假如人沒有戒律意識,說什麽都是沒有用的。

            四、建立律學的模範道場

  時下有一些從律學道場出來的僧尼,在教界生存感覺很困難。原因是什麽?因爲教界缺乏持戒的氛圍。持戒的僧尼走到一些道場,往往不爲大衆所理解,甚至有些人會覺得你這人怪怪的,標新立異,與衆不同。這埵釦椌憚漲角嚏A有些人根本沒有學過戒律,他們不懂得你這樣做有什麽意義。比如念佛的人會說:念一句阿彌陀佛就行了,持什麽戒。參禪的人會說:一句話頭抓緊就好了,持什麽戒。學教的人,大道理懂多了,也不屑於持戒。不參禪學教的人,有些從事寺院行政的管理,個別追逐名利聲色者,假如自己不持戒,看到你們這些持戒,想必心中也不舒服,那你在這個道場還能住的好嗎?

  戒律有止持與作持的兩個方面。止持的內容,主要是個人防非止惡的行持;而作持是團體的生活。比如一個僧團所在道場,首先要結界,也就是給僧團劃定一個共同活動的範圍。僧團的許多重要活動,如結界、布薩等,大衆都要參加,倘若有人不參加,這個活動就是不如法的。其他許多行事,也都不能離開大衆。就止持這一部分戒相,想要如法實行,也不能離開大衆。因爲一個人持戒,不太可能做到不犯。犯了必然要悔恨,戒經上說:懺悔才能清淨,懺悔才能安樂。如何懺悔呢?戒律中所說的懺悔,是作法懺。不是和佛菩薩說說就行了,而是必須要通過大衆的力量。有的罪行需要四個比丘僧,通過作法才能懺除你的戒罪;有的罪行需要二十位元比丘僧,通過如法懺除才能清淨。假如你所在的道場,大家都不懂得戒律,那你犯了戒如何是好呢?

  佛陀建立的僧團,是以戒攝僧。按道理來說,每一個寺院,都應該是一個戒律的模範道場。因爲佛教的僧團,是用戒律來保證它的如法、清淨、和諧,在這基礎上,才能談得上,修定、弘法、學術研究、慈善事業。可是,中國佛教自宋元以來,分爲禪、淨、律、密、教五類,學戒、持戒成了律宗道場的專利;非律宗道場,他們很少去關心戒律的問題。這也造成了律宗衰落的原因。

  今天的中國佛教,想要振興戒律,靠某個組織頒布一份紅頭文件,或靠某個大德登高一呼,恐怕都不會有太大的作用,蓋積重難返也。正因爲如此,多年來中國佛教界從中央到地方,雖然時有文件或一些大德們的呼籲,但效果總是不理想。要想振興戒律,我覺得必須從樹立律宗模範道場入手,除了這樣做,我不知道還有什麽辦法,會是更好的。

  其實這是一個很平常的道理。就像某個政黨鬧革命,得先有革命根據地;弘揚戒律自然也需要先有律宗道場。國內目前雖然也有一些模範的律宗道場,如福丁太姥山的平興寺、台中的正覺精舍、五臺山的普壽寺等,但數量太少,想一想偌大的中國,幾個學律、持律的道場怎麽够呢?何況他們又沒有發揮足够的作用和影響。

  我覺得作爲律宗的模範道場,應該發揮這麽幾個方面的作用。一要有良好的持戒氛圍,讓人一旦處身其中,終身難忘。二要擔任起中國佛教界如法的傳戒任務,並保證戒子們在短期之內,能大概掌握並瞭解戒律的內容。三要負責律學人才的培養,造就一批持律嚴謹,善長開遮持犯的律師。四要整理律學典籍,負責律學知識的普及和推廣。

  律宗模範道場的建立,在偌大的一個中國至少要有八處至十處,否則不成氣候。律宗道場最好建立在律宗的祖庭,如南京寶華山、西安草塘寺等地。因爲這些地方有祖師的影響在那堙A比較具有權威性和攝受力。道場最好選擇在山林曠野之中,道場的建築以古色古香爲宜,道場的生活條件儘量簡樸。

            五、培養一批律學人才

  佛教的弘揚關鍵是人才。祖師們早就說過:人能宏道。縱觀佛教的弘揚史,也在證明這樣的一種道理。高僧倍出時期,一定是佛教最興旺的時代。如中國的南北朝、隋唐之際;相反教界人才凋零,佛教一定處於衰落的時候。整體的佛教是這樣,一個宗派的弘揚又何嘗不是如此。也許這一點大家都很清楚,所以樸老關於當前佛教界培養人才問題,第一、第二、第三的開示,才在許多場合都被引用。

  律宗道場要擔任律學人才的培養。戒律不只是一種知識,更是一種生活。戒律雖是個人止惡行善的修持,但必須要有團體的持律氛圍做後盾。離開了實際生活,離開了團體的持律氛圍,談學戒、持戒都只是一句空話。這就說明了爲什麽?現在許多佛學院也都開設有戒律課,可是却很難培養出學員的持戒意識。

  學戒必須在律宗的模範道場。由律宗模範道場培養律學人才,對戒律的學習,不只是一種戒律知識的瞭解,更主要是戒律的實踐,通達集體生活的規範,從而養成持戒的生活習慣。這就不會把戒律變成一種空洞的書面知識學習,而是通過生活中學習。戒律的每一條規定,每一種羯磨行事,是否可行,都可以通過實際生活來檢驗。在生活的檢驗中,才知道某一條戒可行與不可行,某一種羯磨行事可行與不可行。假如實行起來很困難,可以根據佛陀制戒的精神,以及其他廣律,做相應的調整。

  培養律學人才的方法,應該是傳統與現代的結合。我們所說的傳統,當然是指佛教的優良傳統,而非陳規陋習。律學人才的培養,先要養成其僧格。按戒律規定:五年學戒,不離依止。這就是一個很好的傳統,你看現代教育,培養研究生也採用這樣的方法。報考研究生先要選一位導師,作爲你幾年研究生學習生涯的依止。同樣的,受戒之後,也要依止和尚,或選擇一位依止的老師,作爲你的依止,直到僧格的養成。

  律學人才的培養,還是可以採用現代的教育方式,辦律學院。按研究生的培養方式。有基礎課、有公共課、有專業課。基礎課和公共課,由其他老師講授;專業課有依止和尚傳授。導師既負責你專業的學習,又監督你的生活。在成績的考核上,既要重視學生五年來對戒律知識的掌握,更要從禀辦羯磨能力、戒律在生活中的實踐情况去考核。全面合格了,才能准予畢業。

  當前社會上或佛教界培養人才,都很時髦留洋。一般都留歐、留美、留日,我是不太提倡。西洋人的學術研究方法,有些可取之處;但他們的研究態度,對我們來說,絕對是不可取的。因此我主張:律學院的學生,學到一定的程度,可以送他們到南傳佛教國家,如斯里蘭卡、緬甸、泰國等地,去生活半年到一年。那堳O存了原始佛教僧團生活的風貌,讓他們體驗一下原始僧團的戒律生活。

  律學人才不能只懂得戒律,同時還要有教理知識、教史知識、現代國際的法律法規。法義與律制,是修行趣向解脫的兩個部分,猶如人的眼睛與四肢的關係。其中法義如眼睛,律制如四肢。戒律是基礎,只會持戒,沒有定和慧,是不能成就解脫的。所以八正道中以正見爲首。而歷代大德對戒律的弘揚有貢獻的,大多深入經藏。如近代的慈舟、弘一大師,精通戒律的同時,又擅長《華嚴》。因爲研究戒律的人,假如沒有教理的智慧在指導,難免流於教條、機械。

            六、整理現代的僧伽規範

  佛教從印度傳到中國,在南北朝的兩百多年間,四部廣律先後譯到中國。按道理來說,戒律本身的內容是够豐富了。有趣的是,中國的高僧大德們,一方面鼓吹戒律的權威性,不斷的翻譯廣律與律論,注釋和弘揚律學典籍;但同時又在律學之外制訂了許多制度。南北朝時期的「僧制」,隋唐之際禪宗制定的「清規」,以及在清規之外的「共住規約」。在中國佛教史上,這些制度與戒律並行,甚至比戒律佔有更爲重要的地位。

  在佛子的心目中,戒律似乎比經典更具神聖性。經典除了佛說,也通弟子說、天人說等,而戒律呢?只有佛陀才有資格制定。迦葉尊者在結集律藏時說:佛陀制訂了,不得删除;佛陀沒制,不得增加。這似乎成了千古名訓。因此,佛教的經典,在佛教史上不斷的被結集出來,經典的數量一直在增加;而戒經的內容,永遠都還是那些。

  戒律的弘揚,由於過分的重視其神聖性,反而會失去其生活性。我覺得重視戒律的神聖性,還不如重視戒律的生活性、實用性。毗尼因緣所顯,揭示了戒律不應該是一種固定不變的東西。所以佛陀臨終時,有「小小戒可捨」之說,《五分律》中也有關於隨時毗尼與隨方毗尼的遺訓。佛陀說:雖是我所制,餘方不爲清淨者,不必行;雖非我所制,餘方清淨者,則必行之。

  基於這樣一個前提,自部派佛教到中國的祖師大德們,因時因地的不同,對戒律也作出不同的詮釋。最具代表性的,如《南山律》。《南山律》是道宣律師,根據中國盛行的大乘佛教思想,以《四分律》爲根本,參照大小乘三藏典籍,建立起來的一種契合中國人實行的戒律。惜宋元以後這些律典散失,沒能在佛教界很好的實行。清末民初雖然從海外請回,刻印流通,但研究者不多。時至今日,一般的出家人要讀懂這些文字,都顯得費勁,更免談依教奉行了。

  古德能根據各時代的需要,整理或制訂出當時佛教界律儀或僧制,今天的僧人爲什麽就不能呢?每一個時代的僧伽,都擔負著每一個時代佛法弘揚的使命。由於歷代高僧大德們的努力,才使得佛法一代代的相傳下來;作爲今天的僧伽,我們應該思考一下,我們的肩上擔負著什麽樣的使命。

  我們應該有足够的魄力,承擔起時代賦予我們的使命,整理出一套適合現代人實踐的律儀。當然這堜珨〞瑣蓂z,既不同於前面所說的典籍的現代化;也不像中國的大德們另立僧制。因爲我覺得,從佛陀制戒的精神來看,戒律與當今民主、平等、自由的社會,完全相適應。雖然也有一些做法,在現代的社會實行起來有一定的難度,但從修行和解脫的角度來說,却完全必要這樣做。

  整理出適合現代人實行的戒律,需要注意幾個方面:一要重視佛陀制戒的精神,以及每一條戒律制訂的因緣。二要廣泛的參考各種律典、律論,乃至大小乘經論中的律儀思想。三要考慮現實社會的情況。四要避免機械、教條、空泛。五要重視實用性、可行性。我覺得《南山律》的整理方式就非常好。像《行事鈔》全文二、三十篇,每篇討論一個內容。其實,我們也可以仿效《行事鈔》的體例,對戒律中的每一個問題,每一種行事,用現代人最容易接受的方式,獨立成篇的整理出。

  長期以來,大多數人對戒律的態度是敬而遠之,主要原因是對戒律不瞭解有關係。假如有學戒、持戒的氛圍,相信大多數人一定會改變這種做法。佛教的僧團,是法制、平等、民主、自由的團體。沒有戒律,僧團將會是一盤散沙,而個人的解脫也得不到保證,今天佛教僧團的情況已是如此,所以,振興戒律已是刻不容緩,我們希望佛教界更多的有心人士,能投入這一偉大的事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