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藏 - 第22
尼眾如何面對禪修與思想 兩岸僧伽的橋樑



【「廿一世紀比丘尼的角色與定位」研討會】
尼眾對二十一世紀佛教的使命
※ 作者: 第三場 研討會 - 

 

◆悟因法師:

  目前在臺灣,尼僧的數量跟比丘真的差很多,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二十一世紀是一個未來的時間;尼衆,我把她界定為比丘尼、宗教師和佛教的教師,尼衆的問題,在處理問題上需強調安全問題與體能問題;但是,女衆的體性弱也可以變爲她的可創發性。臺灣出家女衆這麼多,已變成了世界的經驗。從過去的歷史,到臺灣女衆的現狀,再到未來,我們可以這樣來整理。女衆群性強、創發力弱、體質弱、易衰老,但這不見得是弱點,這也可以成為善性發揮,我們要正視它。以女性的體質與特長,對於僧團,可以替未來的佛教完成什麼?從佛陀允許女性出家,直至今天,在臺灣這樣一個現代時空下所展現的經驗,能爲自己和社會做的,就是自我提升,而且是相當自覺的。

  從佛教歷史上我們看到,佛教僧團的比丘是不定居的。從最初在鹿野苑結夏安居以後,佛陀對這六十位比丘說,你們分開走,去弘法、去接觸群衆。可是女衆好像一開始就是定居的,變成家居的生活。我們要不斷的提醒自己,尤其現在在臺灣,比丘或比丘尼,是在一個安定的社會,比較定居的,我們這樣的定居情況有什麼好處和壞處呢?現在我們的求法,已不像玄藏大師和義淨三藏那樣跋山涉水去取經,我們要從資料堶悼h深入,如果對於新的科技沒有排斥的話,這是一個與二十一世紀結合最好的條件。

  但是否從這些網路與科技上面就可以得到滿足呢?我想大家都清楚,修學佛法開始是從經教上去瞭解,最後是體證,女衆用這樣的方法來修學,是可以得道的。但不要忘記它是有層次、有步驟的。所以剛進入僧團的修學,每個階段都有相應的修學內容,還需要大衆相互的扶持,這就牽涉到管理的問題,這是一個三角形金字塔般的關係,要使它成爲善性的、相互的支援力,必須更加確切的落實到戒律中的利和同均。

  最後要達到佛教最高的智慧,必須透過禪修,禪修不僅僅界定爲了生死、開智慧,我們讀經教,就是要得到佛教落實下來的思想引導,這種思想引導在我們的生活與工作堙A要回歸爲禪修。所以修學包括科技的處理、團體的體驗,最主要的還有抉擇的能力,貫徹自己的思想脈路等等,最後是禪修,並把它落實在生活當中。
最後說明幾點:

  第一要國際化:佛教是世界性的宗教,要釐清根本與方便。

  第二要現代化:就是要有適應性,掌握原則,承前啓後。

  第三最後要生活落實:這才能夠上學下效,自利利他。

  曾經有一位學者跟我說,世間所有的各行各業堶情A最敏感的是宗教。宋朝發明活字版,第一個要印《金剛經》;歐洲發明印刷術,第一就要印《聖經》,爲什麼?因為要傳教、要佈道,所以要把真理推廣,要通過更精簡、更科技、更落實的方法。

◆能淨法師:

  兩千多年前,摩訶波闍波提夫人率領五百釋種女,得到佛的允許,依八敬法出家,成爲最早的女性修道群體──比丘尼僧團。佛陀以他廣博的胸懷和「衆生平等」偉大思想的實踐,給女性以無比的自信與尊嚴,使佛教推動整個社會,朝人類文明史上跨進一步。在種性和階級制度相當嚴格的古代,婦女和奴隸一樣,沒有社會地位,只當作會說話的勞動工具,沒有權力得到生産資料和生活資料的分配,更不能與男性一起平等的接受文化教育,以及參加社會各項活動。

  佛教比丘尼僧團的出現,使當代社會的女性獲得了追求真理,尋求解脫的途徑和權力。但是由於人們愚昧固執的偏見,女性出家遭致世俗的非議與譏嫌;又因爲生理上的原因和差別,女衆出家修行要承受比男衆更多的艱苦與磨難。但是作爲佛教中重要組成部分的比丘尼,以堅定信念,不懼艱難的爲佛教樹立良好的形象,古今許多佛教典籍中,就記載有比丘尼大德證果的實例,幾千年的歷史也已經證明,女衆和男衆一樣,爲繼承和弘揚佛法做出了不可抹滅的貢獻。

  如今人類已進入科技突飛猛進的二十一世紀,現代物質文明已經發展到巔峰時期,然而現實生活中,一些難調和的矛盾也在急劇積累,如:世界上每天都在爆發局部戰爭;一些強權國家對全人類的核武器威脅;民族之間的矛盾和衝突;生態環境破壞所引發的自然災害;貧窮國家和地區的饑荒等等。日益惡化的社會分歧與生態環境使人們毫無信仰、道德淪喪、精神空虛。建立良好的社會秩序、純淨人們的心靈,是當代有識之士共同關注的重大課題。一位發達國家的領導人曾經說過,「人類的發展要提倡奉獻主義和利他的思想」,而這種思想正是通過佛教的大慈大悲來表現的,這也表明了佛教的博大精深。

  比丘尼要面對社會和適應社會才能去改變社會,首先應從自己做起,提高自身的素質。近些年來,各佛教的組織機構中湧現了不少比丘尼人才,因此辦好僧伽教育培養合格僧材、促進出家二衆的平衡發展,是使佛教適應社會的必然趨勢。
廣大的佛教信徒以女性居多,她們信仰虔誠、護法踴躍,比丘尼可以運用自身的優勢和特點與女性信衆廣泛接觸,引導她們正信、正行。此外,還要帶領她們投身到扶貧濟困、救災助學等社會公益慈善事業中,以「同體大悲、普度有情」的菩薩精神,用實際行動來實踐佛法,服務人群。比丘尼還要注意自身修養,做到自尊、自愛、自強。自尊就是堅定信念、嚴淨毗尼;自愛就是要維護集體榮譽,純潔僧團,完善人格、僧格;自強,就是要努力學習,超越自我,成爲通達佛法教義,有文化知識和實用技能的弘法人才。

  我們站在承前為後、千年之交的重要歷史關頭,應當珍惜和把握良好的機遇,爲佛法在世間的推廣與普及,爲實現「人間佛教」的崇高理想和美好願望,盡形壽、獻生命!

◆悟德法師:

  佛教的發展隨著時間的流逝跨入了二十一世紀,佛法東來經過了兩千多年的傳播和發展,不斷的壯大,二十一世紀是科技發展的時代,但是人們並沒有徹底解決貧困和災難的問題。身爲新時代的尼衆,我們應當如何續佛慧命弘揚佛法,利益衆生,這是值得大家深思的。

  首先我們要回顧過去,才能展望未來。歷史上,很多的古大德都是尼衆,他們在自己的修證和弘法利生上都做出了很多的貢獻,這是我們的楷模。做爲新時代的尼衆,我個人的看法有以下幾點:

  第一要嚴持戒律,擴大辦學:爲什麼要嚴持戒律?戒律是三學之首,是佛弟子最根本、最基礎的問題,只有持戒才能杜絕佛門堛漱ㄔ縣妣楚A才能使我們僧人的品德完善。之後,就要擴大辦學,提高自身素質,在二十一世紀的叢林中,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要培養尼衆中的佛教人才、教學人才、寺院管理人才。在教學中,我有以下三點看法:1、解決學制問題,提高學生的知識水平;2、加強師資隊伍的建設,改善教學條件;3、編好統一教材,注重理論、聯繫實際。

  第二點就是完善叢林制度:前面說的是理論,下面說的是實修。光有理論而不能結合實際,我們就成了口頭的僧人,只能紙上談兵,而不能真正了脫生死。所以要完善叢林制度,我們必須依靠大衆的力量來互相提攜。當年馬祖爲了更好地培養佛門人才,創辦了叢林,從歷史到今天現實來看,僧團的六和精神必須得到充分體現。爲什麼僧團大衆都很分裂,不很和合?因爲我們在實修方面沒有著重,反較著重名利、地位。所以完善叢林制度,是一個最根本的問題。

  第三是發展慈善事業,服務社會、利益群生:這是利他。我們有了實修,自利後才能利他,比方說你看到一個人掉到河堙A快被淹死了,你發慈悲心要去救他,但你自己都不會游泳怎麼可能去救他呢?盲目的跳下去,不但沒能救起別人,連你自己也會淹死。所以我們在完善叢林制度得到實修的利益之後,接著就要去利他。《八大人覺經》媮羲澈雃n「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在二十一世紀物質文明相當發達的時代,天災人禍的降臨,還是令衆生感到充滿了危脆。所以女衆要以賢惠、善良、慈忍的傳統美德來發揚慈悲濟世的精神,在國際間要加強尼衆在佛教慈善事業團體之間的交流與合作,這一點臺灣的慈濟人做得相當好,大家有目共睹,讓佛法的甘露通過慈善事業遍撒人間,淨化人類的心靈。

◆楊惠南教授:

  佛法大概可分爲兩個部分,第一是古聖之道,通常是指佛教教義部分、哲理部分,是不可變易的,變就會變成一貫道,或變成法輪功了,就不是佛教了。但是佛教也有很多可以變化的部分,這部分通常是爲了適應不同的時空背景發展出來的,包括很多戒律。戒律、制度本身都是屬於這方面的方便之法,教義部分也可能發展出一些方便法門,這些都是反映時空的;既然是反映時空的,就可以變化,特別是二十一世紀的比丘尼該如何應用它,我想這非常重要。

  我提出三個關於二十一世紀整個世界的潮流,以及對此比丘尼應有的認知:

  第一、女男平權的時代特性:相對於比丘尼跟比丘之間的關係就是地位平等的觀念。

  第二、無限開放的心靈,適合新知識的吸收:所謂時代的特質,就是心靈的開放,任何東西都想知道。常常我們在很多道場聽過,知道太多會障礙修行,即所謂的「所知障」;我特別去查看經典,「所知障」按照唯識來說,並不是現在我們認爲這樣,而是正好相反,就是凡「障礙我們所知」,就無法解脫。有兩種東西障礙我們解脫:一種是煩惱,一種是所知。換句話說,只要有一件事不知道,你就無法解脫,它原來的意義是這樣的,我們必須恢復它原來的涵義,這樣才能瞭解佛陀的真正用意。現時代的人就是要有充足的知識,經典上告訴我們要學「五明」等等;要有開放的心靈,才可以接受這些新知。另外請恆清法師提供給我們的意見就是當代比丘尼必須要學電腦、要學會如何上網,因爲網路實在是無遠弗屆,可以吸收來自世界各地的知識的資訊。

  第三、保護珍貴物種,尊重弱勢團體:二十一世紀整個社會的特性,是對於一些珍貴的物種,以及弱勢族群的權宜,給予尊重和保護。對於珍貴的物種必須要保護、要照顧到生態的平衡,否則等到那些物種一個個死掉滅絕以後,輪到的就是人類。所以對於珍貴的物種,必須要重視,這對佛教來說是沒問題的。但是弱勢族群權宜的重視,我們做的還不夠,反而通常是跟大資本家結合,或跟權勢結合。我想這是二十一世紀包括出家及在家二衆都應該要做的,如果要落實前面所說的三個原則,我認為要做到以下四點:

  第一、戒律中有關比丘、比丘尼不平等的戒條的檢討:我承認比丘跟比丘尼有生理上及心理上的差異,這些差異用基督教來說是上帝造成的,佛法中說是業力所造。比丘尼是有很多生理上、心理上的限制,這是天生的,沒有錯;但是反過來,我們男人(我不敢說比丘)難道就沒有心理上、生理上的限制與障礙嗎?喜歡發脾氣、搞權力、鬥爭、控制別人,這些都是男性的缺點,也是男性比不過女性的地方,這是我們做爲男人的也該反省的地方。我想比丘跟比丘尼有不同的差異,基本上是因爲男性跟女性生理及心理上的差別,所以對這些戒條,我們應該拿出來檢討。這個觀點也許很多人不能接受,但我想我還是這樣說。

  第二、制定比丘尼的新戒:後來我想,制定新戒不好,基本憲法不能改,增修條文可以,緩和一點說,制定適合比丘尼的、以比丘尼思考角度的新的清規。

  第三、比丘尼寺院的創建:悟因法師已經創建了一個,我想還應該有更多的。

  第四、開發比丘尼的佛教事業:這可以針對比丘尼的心理、生理特性來做,無非是慈善和教育事業。我要強調的是必須要照顧到前面三個原則

現場提問:

1、僧伽要荷擔如來家業,而智者大師曾經感歎法務繁忙,只證五品之位。二十一世紀的比丘尼,如何調合禪修方面的止觀運心,以及化解弘法利生所産生的身心上的矛盾?第二個問題是當需要我們去弘法利生時,如何檢視自己是以名利心,還是以清淨心去做?

  悟因法師:按理來說,出家人應該沒有名利、沒有煩惱,但這要透過禪修。
我認爲適度的名利沒有關係。在處理禪修與世間的關係時,我們應該先找到宗教在世間的意義,這是自我安頓的一個方法。完全沒有名,這會把標準定的太高,而事實上根本動彈不得,這是不客氣的話,我一直都不會覺得有一點名就不好。問題是這個名是留在我們個人身上,還是迴向到佛教上去,如果是迴向到佛教上去,又有什麼不好呢?
  不管是名、是利,這一定要透過僧團來運作,迴向團體,自己就不會背得那麼重。例如在大學教書,出家人拿薪水,這些怎麼說呢?我覺得應該用現代的詮釋來說明這些。縱使有薪水,回歸團體;需要就給他用,買書、出國禪修,如果這樣處理,又有什麼不好?我們首先應釋放某些東西,要用新的方式來解釋我們還沒有解脫以前所有的行爲。之所以用禪觀,因爲它是佛教的最高智慧,但落實在生活中,它是不違背僧團的戒律的。

  能淨法師:我覺得萬法都是唯心的。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不可得。在弘法利生上面,是不是有名利心?要看你這個人能不能放下。如果放不下,爲了名生存,就會活的很累;如果能夠放下,一切萬緣都可以放下。

現場提問:

2、「只要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就叫所知障,但我覺得知道的太多卻會有煩惱障,該怎樣去平衡這兩障?

  楊惠南教授:我想在學佛的過程中會有很多煩惱,包括知識都會帶給我們煩惱。比如我現在得了絕症,我若不知道,我不會煩惱,等到醫生告訴我:「你馬上就要死了。」那我就會開始煩惱。所以知識會帶給我們煩惱。這沒有錯。
  但我認爲經論堙u所知障」的意思是,當我們去度化衆生,有一件事不知道,就不能成佛。因爲你要去度化無邊的衆生,那麼就要學無邊的法門;既然如此,你當然需要學很多的東西,否則就無法度化衆生。換句話說,學習很多東西會障礙你的修行,沒有錯;但你爲了度衆生,你必須犧牲自己,我想這是大乘佛教區別於小乘佛教之處。

3、請能淨法師具體化的說明當代比丘尼要如何注意自身的修養?

  能淨法師:我認爲現在科技發達了,社會進步了,我們不要保守陳規;但並不是在根本上改,而是其他的地方可以改。我們二十一世紀的出家人不要太守舊,要能夠適應社會。因爲我們大力提倡人間佛教,要面對社會,學習菩薩的精神,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實現人格,實現人間佛教,深入到人民群衆的生活中去。

4、網際網路對於二十一世紀未來佛教的弘化、生存與發展,會産生什麼樣的影響力?

  悟因法師:我自己也不會打電腦,甚至連上網有時還會困難,但是躬逢這麼一個偉大的時代,這樣好的工具,我們如果不用,等於糟蹋了福報。
  從人類的資源來說,推廣電腦輸入,不要再砍樹木了,減少了浪費,加強資源的綜合利用。如果把大藏經輸入電腦,目前輸入了的三十五本,只是一個CD片的幾分之一而已,現代人手指一按電腦,藏傳的、南傳、巴利文的,什麼都出來了,這麼好的科技不用,我們不是開倒車嗎?古代用活字版來刻印經書,我們到韓國的法寶處──塔印寺,它用兩大間來保管這些經版。爲什麼刻印經書偉大,我們現代的電腦化不偉大呢?這是偉大的工程,大家要很努力地把這些東西推廣,推廣的目的不是只有佛門能用,學術界乃到所有要看大藏經的人,都可以受益,又好攜帶、又方便。
  或許有人會說用網際網路的電腦,會使人越來越疏離,許多用電腦的人都産生這樣的問題。但這還是會給佛教留下空間,因爲人不可能用電腦來完全取代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就像電話,雖然電話中接觸,但還是需要碰面。我們看網路網際時,把各種藏經全部輸進去,手指一按就出來,但這就是佛教嗎?這些還是不夠的。資料可以很快收集,但要把它讀通才能夠建立正知正見、要先瞭解才能闡述,現在是搜集資料的時間可以減短,但是還會給佛教留下人與人接觸的輔導空間。

  楊惠能教授:我的意思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要學,所謂的「所知障」並不是真的每一件事都要去學,那是不可能的。因爲法門實在無邊,不可能學盡的。還好我們有三大阿僧祗劫,慢慢學,今生學不完,來生再學,沒人會說你不懂電腦就落伍了。我想李登輝也不會上網,馬英九、宋楚瑜他們也不會上網,因爲有人幫助他們做這些,但是沒有人說他們落伍了。我想所謂的落伍是心態的封閉,把自己關起來,新的時代來了,卻不願接受新知,這才是落伍與老化的現象。老化的人就不想再學了,像我就是老化了,別人寫的論文我也懶得去看了,出了一本新書,也懶得買來閱讀,這些都是老化的現象。不願接受新的知識,把自己關起來,以爲自己所知道的這些就是全部。
  至於說到網路,實際上別的宗教,如基督教,他們在美國已有好幾百個網路教會,在臺灣也有。佛教也有網路,但是很少;教會還沒有。這些我們可以開發,比如惠空法師,不一定要懂電腦,底下有人願意出來做就可以了,派人到廣淨法師那堨h學,回來就可以設一個網路佛堂,在網路佛堂堨i以拜拜,可以誦經,說法可以聽到聲音,也可以看到文字,這些我想我們可以做。

  廣淨法師:對於電腦,我是客觀的,出家後好多年都沒有碰,但是它的趨勢發展很快。按照我們的術語,網路把舊有的社會、舊有的結構整個顛覆掉。工業革命只是顛覆我們的生産基礎理論而已,然而在實際生活中就有很多地方受到它的影響,比如電視出現以後,不管你是否喜歡,都已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甚至影響到整個人類的生活。
  網路出現以後,人類活動的生活形態,整個都會變形,至於變形成什麼樣子,有很多的趨勢,因爲它太深遠了,到目前人們還講不出它的底處。社會已面臨著一個大的運動,我們正好身處其中,你要不要去做、去瞭解它?我們沒有辦法避免它的影響。它是怎樣影響,我們還不曉得;是不是堶惘釩雃n的、利於弘法的東西?例如惠空法師,您的文章與演講上網路的話,就會像有神通一樣,突破時間的限制。網路埵酗@句話說「你給我一分鐘,我給你全世界」。網路堥S有距離,它也沒有白天晚上,這樣有很多可以運用的地方。

5、請問關於大陸寺院堶措q腦網路網際的普遍性?

  悟德法師:我們江西尼衆佛學院是廣泛推動的,學僧們也有在學習。
  我對楊惠南教授提出的制定「比丘尼新戒」的觀點,有一些看法。當初佛陀制戒是隨犯隨制的,由於六群比丘尼的犯戒,佛陀就制戒。我想請問楊教授,是不是現在有比佛陀更高、更有智慧的人能制定比丘尼的新戒呢?

  楊惠南教授:我只懂臺灣的歷史,所以我只講臺灣,誰會比國父孫中們先生他們那一批人制定出中華民國的憲法更加高明呢?但爲什麼已經那麼高明了,現在還要修改憲法,還要增加一些條款呢?誰會比華盛頓那一批美國建國的人制定的美國憲法更好。但是我們知道,它的增修條款已超過了原有的篇幅。因爲時代不同了,爲了適應時代,我們不得不修改一些東西,實際上有一些東西的確是滯礙難行。對戒律我只懂一些皮毛,比如說「衆學」戒法,比丘一定要蹲下來上二號,不能跳過水溝等等,諸如此類的戒律,在這個時代我想是行不通的。這一類戒律是不是還要堅持?當然,「衆學」就是一定要學的。諸如此類的例子,實在太多。所以中國禪宗要另外弄一套,建立清規,我想目的也是如此,因爲他知道,那是不可能實現的。比如一定要過午不食,實際上我們已不這麼做了,這些我想都是可以改的。當然,佛陀制定的戒律,我們應儘量不要去動它,這是必然的;但是有一些實在可以改的,我們就應該要改。當然有一些絕對不能改的,比如不殺生改爲可以殺生,不偷盜改爲偷盜,這當然是不行的。至於其他的一些比較枝節的戒律,我不妄議,僧衆的事應該由自己去做。我在這堙A有所得罪,請大家多多包涵。

  能淨法師:剛才楊惠南教授講到孫中山是國父,我們也承認孫中山是國父。在中國古典書籍,或在歷史上,孫中山是不是同釋迦牟尼佛有同樣的稱號?因爲釋迦牟尼佛是聖人,這是已經確定了的,那麼孫中山先生是聖人,賢人,能人,還是人呢?

  楊惠南教授:佛經上說「智者因喻而解」,就是說比喻只是比喻而已,通過比喻來幫助我們瞭解。我並沒有說孫中山是聖人;釋迦牟尼佛當然是聖人。但是我只是想說在這個時空,我主要是這個意思。

  惠空法師:楊老師剛才所說比喻是沒有錯,可是還有一句話,叫做「引喻失義」啊!比喻的事物之間都有它的相應性,有些東西不是完全可以比喻出來的。當然楊老師的意思我們懂,可是所比喻的內涵我們不接受,這才是問題的關鍵點。所以我贊同能淨法師的觀點,關鍵在於佛的戒律,只有佛才可以制定。而憲法本身就有可以修改條文的規定,但在佛的戒律堥癡S有說誰可以改,或多少個比丘就可以改,沒有這一條。我覺得佛法的本質和憲法的本質是有差異的,關鍵是這個問題,而不是比喻對不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