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藏 - 第16
自力與他力的融合 自力與他力之融合



【專題討論】
自力與他力的融合
※ 作者: 法藏法師 - 

 

  自力與他力要談的問題相當多,在研討會的專題討論綱領上可以看到。自力與他力二種念佛的簡單定義,在中國他力最主要的代表是善導大師,大師認為專持佛名,認知自己是業障凡夫,不仰仗佛力,斷無得解脫,所以必須專持佛名,念念無間,蒙佛接引。這是最明顯的他力概念,就是認知自己無能解決自己的生死問題,一定依著經典完全的仰仗佛力,但是受部份的行者質疑,認為那是懦弱凡夫才如此。

而自力的修法呢?有很多的禪宗祖師,自己修行成功了,或是自己有了某種修行程度之後,就轉禪為淨,以參禪功夫來念佛,藕益大師在他的論集堙A一再的提到這個觀念,大師也痛批當時的禪和子不恰當,他專提天台、戒律及淨土三宗的宏揚,他認為透過對教理的理解,來進行念佛的認知體悟,如此對於念佛的功力,功能會有很大的提昇,然而藕益大師真正的自力念佛思想,主要是建立在《妙宗鈔》的理論上的。因為念佛的範疇太廣大了,賢首宗念佛,禪宗也念佛,天台宗也念佛,如果我們拿天台宗作例子,最明顯的是《妙宗鈔》作者,四明尊者提到的自力,而他認為自力的理論是如何得出的呢?他以對於當下這一念心體,具足三千性相,理具事造二重法界,提出以不思議圓融法界心體來念佛的理論,首先不思議法界、圓融這幾個觀念,都是很大的觀念,「須臾念念佛,三千法界皆念佛」,也就是說那時已沒有他力可依怙了。既然我這一念能念的心,是法界圓融體,而他力又在那堜O?這是最明顯的自力修,而自力修在天台宗淵源堻怞韭ㄗ鴘漪O智者大師,大師很少親筆著作文章,但是由他親筆著作一部的《法華三昧懺》堶悸滿u懺悔,勸請,隨喜,迴向,發願」,在發願迴向堶情A就明白的寫到「願我臨終正念不亂,往生阿彌陀佛安養國」。在學界,一直有人探討到底智者大師往生到那兒?其實一代大師是要勸行者往生阿彌陀佛國,在中國智者大師是應化身,他以一代大師之影響力而提倡往生極樂國,其悲憫眾生的用心是很明顯的,至於他本人是不是往生極樂根本不重要,很可能大師還要再迴入娑婆呢,因此他往不往生極樂,並不足以構成他提不提倡淨土宗的條件。大師親筆的著作堙A有教我們要往生極樂的明白記載,所以有人要說天台行者是不求往生極樂的,這就文獻的記載來說是不能成立的。以上是自力與他力兩種簡單的敘述。

  而中國祖師對自力與他力的看法,另有自他二力合和的一係,最有名的例子是印光大師。印光大師的主要思想,「敦倫盡分,竭誠恭敬,妙妙妙妙」,而「敦倫盡分」顯然是自力,「竭誠恭敬,妙妙妙妙」這正是他力的概念,這是最明顯的自他二力和合思想的例子。

  總之,念佛法門大體上分,自力修行與他力修行,自力與他力融合的修行的三類是可以確定的。在學人的論文中,就提到這三大項,可以得到對念佛型的一些基本的認識,而論文中沒有提到的部份,有必要在這堣]順便帶一下,念佛法門我覺得有四項觀念需要釐清:

  第一種是應避免聲聞的混淆,錯道了自力修的方向,如有人認為念佛要入禪定,如此才能得念佛利益,而到底是那一部經中說的呢?其實是一心不亂即可,在玄奘大師的翻譯本娷蔽漪O意持不亂,(而羅什法師翻的是意譯,注意文詞的優雅,而精確的反應梵文念含意的應是玄奘大師,略勝一籌)念佛常常被認為需要「入定」才能得利益,這是需要商榷的!這是受到聲聞法長期的影響所致,若有人說大乘漢傳佛法就是講「戒,定,慧」,但是在天台的中道實相認知中,眾生本來就在定的,只因為眾生離開了定的本質,才需要假名修定,恢復本質。如果一開始就明白,當下承擔這個定的自性,自性是不可得的,於是念佛之心即朗朗現前,對彌陀佛的承仰,當下既不在心外,亦不在心內,這是自力修的觀念,也是天台的主要修法。

  第二種是實相見的迷昧,難啟他力修的承擔。如果瞭解實相,便會知道那有他力的存在?其實他力就是自力!有人或許會擔心這樣子會不會把世俗諦和第一義諦混淆?我們知道,就理體上來說,自、他二力本來就無分別的,生死即涅槃,這是理體的事就,非修而得的。當我們在理上有如此認知之後,就能在心地上真實而踏實地仰承他力,而不會在擔心阿彌陀佛來不來接引?因為他力究竟不在心外之故!這種觀念會使得他力的信仰增強,但不像淨土真宗的宗教熱情,他會認為所謂的「信仰阿彌陀佛不在自心以外」的觀念,還是在信仰自己!真宗之人認為這樣「太驕傲」了。真宗教徒根本不知自他不二的道理!

  接著第三種是二邊偏頗,失於中道。有些人非得要自力修不可,不知道、也不願意甚至於不相信要仰仗他力。另一種人則強烈地認定靠自己念佛不能成就,也不能思惟阿彌陀佛,只能相信衪就好了,而不知自己亦有佛性,亦不識成佛的原理,這尤其以日本淨土真宗為代表,以上兩種都太偏頗!

  第四種是修行的偏見,失於信心。如認為:那有可能「光」念佛就能得利益?不修戒定慧怎麼只有念佛就好了?之類的迷惑。其實能夠時時念佛,就是戒定慧在那堙A當遺失本性之後才立了「智慧」的假名讓我們追求。當我們不追求讓人迷失的種種欲樂時,智慧就會在我們的內心中慢慢的湧現,這就是所謂的無師智、自然智。這種觀念堙A我們能說念佛不具足戒定慧嗎?有人說:「中國就圓頓法門,立一法其他法都不要了」請注意!祖師們可從來不曾說,念佛就好,其他法都不要了,既使某些大德的弘化有這樣的傾向,但那也只可視方便說而已(聽話的人豈可死在句下?),何況那還是對在家人說的。世間有很多思想顛倒的眾生必要的方便方能得到教化的利益,我們絕不能依文解意而把話聽死了。以上是念佛行的幾個盲點,也應該在此對大家補充說明。